各区创意园被视为新财路 个别园区租期将满前途未明

来源:媒体报道     2017-05-22
浏览量:671 · 点赞数:1

从目前看,房地产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与其投入很多金钱去建写字楼还不一定租得出去,还不如利用这些场地继续发展文化产业。因此,对于这类产业园,政府既不拆,也不改变土地性质,文化产业能经营就经营下去。“文化产业园内的人员已经安于现状,所以这类产业园就形成不清不楚、不伦不类、相安无事的状态”。

■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CCIC联合文创众创空间是T.I.T创意园的“园中园”。 朱清海/摄

■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CCIC联合文创众创空间是T.I.T创意园的“园中园”。 朱清海/摄

■宏信922创意园环境优美,吸引游人前来拍艺术照。 谢源源/摄

■宏信922创意园环境优美,吸引游人前来拍艺术照。 谢源源/摄

■广州国际生物岛的模型向参观者展示着这个江心小岛的华丽转身。 李小萌/摄

■广州国际生物岛的模型向参观者展示着这个江心小岛的华丽转身。 李小萌/摄

■一名藏族歌手在1978创意园内练习藏族特色乐器龙头琴。    罗汉章/摄

■一名藏族歌手在1978创意园内练习藏族特色乐器龙头琴。 罗汉章/摄

对经济贡献大,普遍获政府支持,受到创业人员青睐, 但部分园区面临身份模糊的尴尬

创意园到底有多“创意”?

办公就是泡咖啡馆 还可互相学习

(代表:天河区羊城创意园、越秀区黄花岗创意园)

天河区羊城创意园“筑梦咖啡”的负责人尤国强,每天都在观察创业者们。

云space称,很多创业企业都会选择到他的咖啡馆开会。“有时一些创业团体,在咖啡馆一待就是十一二个小时,而且数天连续如此。原来他们刚进入创意园,公司正在装修,为了赶时间,就将办公地点暂定到咖啡馆。 ”尤国强说,这种工作方式,有一种互相促进学习的作用。

此外,在羊城创意园还有近距离学习成功企业的机会。“园区里有一些非常成功的互联网企业 ,而从业人员就在身边,这样就为很多初创业的人提供了成功的模板。”尤国强说。

在越秀区的黄花岗创意园内,创业大街科创咖啡生意红火,不少年轻人在这里边喝咖啡边工作。据科创咖啡经理介绍,该咖啡馆从3月29日正式运营以来,举办近60场活动。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越秀区结合中心城区实际和区域独特优势,在**率先开辟了“写字楼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模式,以黄花岗科技园为载体大力发展创意产业。

有吃有喝有文艺范 正好开个藏吧

(代表:增城1978文创园)

代表:一排排转经筒在门前矗立,入内还能看到唐卡等各种藏地元素饰品,屋内飘浮着藏香,藏曲在耳边回荡,然而这里不是西藏,而是在广州市增城区1978文创园的藏吧内。原是增城造纸厂的文创园自2014年7月份启动改造以来,已经吸引了包括藏吧在内的90多家商户入驻,形成了青年创业工场、生活服务区等五大功能区。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藏吧吧主灰子的祖籍是西藏,曾在藏区游历数年,痴迷于藏区文化,店内的各种藏族装饰,多数是她从中国云南、西藏,以及尼泊尔等地淘来的。去年7月,在得知文创园对商户有租金方面的优惠后,她选择了这里作为藏吧的拓荒之地。

在采访中,新快报记者遇到了家住增城本地的小许,她正与好友相伴游园。小许告诉记者,很喜欢带朋友来文创园,“这里有吃有喝还文艺范十足,以后应该能成为增城的名片” 。

文创园项目总经理夏顺德告诉新快报记者,文创园为入驻商家提供了租金优惠甚至是免租等政策,平时还会搞活动增加人气,“晚上有成千上万的人流量”。

增城区增江街党工委书记卜永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广州“三旧”改造提出了“微改造”新概念,文创园就是“微改造”的典型,“我们在保留历史原貌的基础上,进行规划设计,使一个废旧的项目不需要花费很大的成本,就变成了一个充满艺术元素的地方,找到了经济转型时期的一条新财路”。

江心小岛变孵化器 “进岛”成品牌

(代表:广州国际生物岛)

广州国际生物岛原名“官洲岛”,地处广州市中心区东南端,是一个占地1.83平方公里的江心小岛,1999年改造为高科技生物产业园区,2008年列为国家级重大创新平台,2011年7月生物岛正式开岛。

新快报记者在走访生物岛时,遇到不少市民在此骑单车。一些前来骑车的市民告诉记者,这里靠近市中心,绿道环绕,环境优美,广州市除了生物岛似乎很难找到第二个这样的地方了。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岛内主干路网、绿道、堤岸整治等基建越来越完善,许多市民选择周末到生物岛休闲、运动,以至于岛上不得不实施限流措施。

而在政府眼中,生物岛显然不是一个单纯的休闲之地,发展产业才是它*重要的功能。截至2016年4月,生物岛累计引进项目140个,其中正式签约落户企业132家,注册资本合计约13亿元,投资总额合计约37亿元。

而对于企业来说,生物岛配套非常便利。2013年进岛的广州赛莱拉干细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科研与产业化相驱动的企业。该公司董事长陈海佳称,生物岛自然环境很好,四周都有河流,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企业创业环境。“生物岛有科学家、员工住宿的楼房,有便利的交通等等,可以让人生活得更舒畅,企业创业更便利。”

而且,陈海佳说,生物岛作为一个大型孵化器,以打造“世界生命健康之岛”为定位,只有符合生命健康理念的企业才可以进岛,这样“进了生物岛”就变成了一个品牌,一张名片,形成了集聚效应。

“创意园保留了老建筑, 希望政府多扶持引导”

宏信922创意园位于荔湾区芳村地区协同和机器厂旧址,这里曾诞生中国**台柴油机。2009年初,协同和机器厂旧址被改造成创意园。

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该创意园发现,改造后的园区仍保留着工业历史气息,在保留了原有历史建筑、古树园林的基础上,还建设了“协同和动力机博物馆”供游客免费参观。

该创意园市场运营部经理高伟民告诉新快报记者,开园8年来,已形成了以电商运营、设计、文化传播为主的产业链,从2013年以来,该创意园100%满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创意园的建设多在三旧改造时进行,充分利用旧厂房、旧建筑而进行改造。”高伟民称,尽管有部分园区创意特色不够,经营状况不佳,他还是希望政府利用这个载体,进行扶持、引导,结合产业实际,引导规划长远发展。“特别是很多创意园保留了老建筑,对于城市特色、本土文化的保留和传承起到重要作用”。

高伟民告诉新快报记者,在芳村大道沿江土地规划上,该创意园所在地将成为一条规划路。“虽然后来听说规划废了,但是规划图上一直未改。旧改的土地对创意园来说是一个很大限制,正如红专厂、TIT等创意园,在租约到期后,创意园的命运将如何?”他表示,希望政府在片区规划上更加考虑长远性和稳定性。

专家:

产业园发展 需要完善配套和公共服务

新快报广州区域发展与公共事务研究院专家顾问、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表示,红专厂、TIT创意园等产业园的原址本来是要拆迁的,但是后来改造成创意产业园后做得不错,已形成了品牌。“如今政府面临一个问题:到底是把它拆掉,建成高楼大厦,还是让产业园继续发展?这需要好好地权衡利弊。”彭澎说,从目前看,房地产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与其投入很多金钱去建写字楼还不一定租得出去,还不如利用这些场地继续发展文化产业。因此,对于这类产业园,政府既不拆,也不改变土地性质,文化产业能经营就经营下去。“文化产业园内的人员已经安于现状,所以这类产业园就形成不清不楚、不伦不类、相安无事的状态”。

云space认为,广州的创意产业园总体来说发展得挺好,园区的规划应该有一个清晰的指引,这样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此外,产业园还应该完善相应的公共服务、配套设施,“比如交通设施、停车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