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Space带你揭秘电竞馆*忠实的推动者——硬件厂商

来源:媒体报道     2017-05-27
浏览量:373 · 点赞数:1

网吧向电竞馆转型,硬件厂商是切身相关的产品提供商,有*大的热忱去给网吧提供转型支持。对它们而言,尽管电竞馆转型的前路还看不清,但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网吧向电竞馆转型,硬件厂商是切身相关的产品提供商,有*大的热忱去给网吧提供转型支持。对它们而言,尽管电竞馆转型的前路还看不清,但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硬件市场低迷,厂商寻求破局点

 

从网络时代开始,网吧就是硬件厂商的重要客户之一。但经过十多年高速发展后,情况逐渐变化。

 

2009年网吧行业达到全盛,次年便开始萎缩。电脑成为日用消费品,网络成本也不断降低,玩家更乐意选择环境更好、更安全、更方便的家中用电脑,而不是网吧。

 

网吧的萎缩,意味着硬件市场少了一个大消费群体。

 

 

 

同期电脑也从初次购机为主的“增量市场”,变为更新换代为主的“存量市场”。而智能手机诞生后,消费者越来越习惯于使用手机,导致PC换机周期拉长。这使得电脑市场遭遇挑战,连续5年滑坡。根据2016年数据,**市场“传统”PC(不包括iPad Pro和Surface Pro这种变形本)出货量同比下降5.7%,至2.6亿台,仅是智能手机出货量14.9亿部的一个零头。

 

毋庸讳言,PC厂商的压力越来越大。

 

厂商们急需收复市场“失地”,网吧业主也是。从硬件产品上看,PC厂商和网吧是同盟军。硬件厂商希望网吧发展顺利,购买更多硬件。网吧需要扩展消费点,吸引更多玩家前来体验。

 

而它们不约而同盯上的关键词就是“电竞”。

 

从电竞切入是一拍即合的选择

 

从电竞切入,网吧与硬件厂商既有意愿,也有优势。

 

网吧原先就是官方定义的“上网服务”场所,转型为电竞馆,无非是从普通客房升级为总统套房。场地、执照、经营人员等很多旧有资源都可以利用,还有硬件厂商购买设备的渠道也是现成的。

 

而硬件厂商与电竞赛事是垂直关联的,它们天生有投资电竞的基因。

 

统计表明,虽然个人电脑市场举步维艰,但电竞游戏电脑的表现却一枝独秀。这是因为电竞玩家对延迟、卡顿的苛刻要求,他们更换高性能电脑的速度是*快的。英特尔(Intel)、英伟达(NVIDIA)、华硕、技嘉等硬件厂商早就注意到了电竞的价值,并通过各种方式赞助电竞。

 

英特尔有IEM大赛,技嘉有高校电竞赛事GTL,英伟达则前些年有NGF(英伟达电竞群英会),2016年又创办了CEST(中国电子竞技娱乐大赛)。

 

 

 

硬件厂商做电竞赛事,属于产品推广和营销的一部分。它们并不追求资金回报,而只需要品牌回报。在2016年CEST总决赛现场,英伟达高级市场总监周苑直接向记者表示“英伟达做CEST并不为盈利”。

 

此外,PC是一个复杂的产品,关联到许多参与厂商。

 

从CPU、显卡、硬盘、主板、显示器,到鼠标、键盘、VR头罩等,每项产品都有多家厂商参与其中。从产品设计到营销,这些关联厂商通常都是共同进退。英伟达显卡芯片是独立显卡的大头企业,出货量长期超过70%。由它牵头办CEST,背后自然有一大批厂商支持,从而有效节省了成本。

 

 

 

在硬件厂商们把赛事落地的过程中,电竞馆是*好的载体。

 

电竞馆办电竞赛事,业主能得到人气提升,从而有动力去采购更好的硬件。而硬件厂商得到电竞馆业主配合后,降低了办赛成本,也开拓了硬件销售渠道。基于电竞比赛的高关注度,双方能从电竞赛事上获得很好的品牌宣传。从这套逻辑流程看,将网吧转型为电竞馆并承担赛事落地的任务,是一个双赢的策略。

电竞馆带来新的营业逻辑

电竞赛事带来的人气是突发性、暂时性的,要想长久留住玩家,电竞馆需要开发出更多针对普通玩家的玩法。

 

麦田电竞是成都市的一家电竞公司,旗下有数家连锁电竞馆。它们采用电影院或KTV装修,使用水冷机箱、曲面屏,包括统一的电竞外设(鼠标、键盘)以及电竞椅,还设立了5v5对战房。

 

 

 

2016年它们承接了WCA、CEST、LOL城市争霸赛、星际2黄金职业赛等赛事。

 

在比赛之外,麦田电竞开发了一些新模式。比如:开辟贵宾室,让电竞宝贝与玩家共同出战;设立咖啡雅间或观战席,玩家不仅能上场厮杀,也可以场下观看比赛内容。

 

其他电竞馆的模式与此大同小异。

 

这与之前网吧的经营逻辑产生了180度转变。

 

网吧时代,经营的理念是“用较低的成本提供游戏、电影和聊天平台”。玩家去网吧并不是因为在网吧玩游戏、看电影或聊天更爽,而是因为去网吧干这些事比家里更便宜。实际上网吧里电脑公用、人员密集,私密性、自由度和舒适性都远不如家庭室内。随时间推移,网上聊天(包括社交)的阵地已转移到智能手机,纯网络游戏的阵地转移到家庭室内,网吧竞争力日趋微弱。

 

转型电竞馆后,竞争焦点不再是成本,而变成“提供比家中玩电脑更好的体验”。

 

如今主流电竞游戏都是团队游戏,跟朋友“开黑”,线下一起交流开黑,体验远远好于线上开黑。竞技本质上玩的不是游戏,而是共同拼搏、奋斗的过程。和打篮球、足球一样,是一种社交模式。在家里玩游戏,终究比不上面对面的比赛,正如网络聊天聊多了终归会线下见面一样。

 

 

 

2016年的调查表明,网吧游戏启动次数排行榜上,前十名只有《剑灵》一个纯网游,其他全是电竞网游。

 

这充分说明“电竞的线下社交性”已成为网吧的*大卖点。

 

这个营业模式的关键点在于提升电竞馆的玩家体验。但从2016年的实践来看,电竞馆的玩家体验并没有宣传的那么乐观,在软硬件体验上电竞馆并未取得太大的突破。

VR不成熟,电竞馆也不能成熟?

电竞馆盈利逻辑不同于网吧,它准备走高端化,也只能走高端化。

 

高端化就要提供优秀的内容,但整个2016年,电竞馆提供的内容更多是整合而不是创新。装修好一点,屏幕大一点,电竞宝贝加休闲咖啡桌,这更像是比照传统服务业所做的人性化改进,而并非从核心的电竞体验上所做的提升。

 

体验提升有限,加上“电竞馆体验”是一种新生活方式,玩家将其作为日常娱乐的消费习惯还需要时间去培养,因此现在电竞馆绝大部分处于亏本状态。

 

改善这一点需要提升溢价,也就是进一步增强体验。

 

 

 

从硬件和技术角度看,只有VR、AR能真正用沉浸式带来用户体验的飞跃。

 

VR设备和普通电脑不一样,它的体验机占地面积达到3-5个平方。与健身器材一样,它放在家里需要成本较高,未必划算。而电竞馆可以像健身房一样,摆满各式各样的VR机械,极大丰富玩家的体验。

 

2016年曾被称为VR元年,也有不少电竞馆引进了VR设备。某电竞馆从业人士曾对我透露,VR设备引入后,短时间内确实能增加人流,但无法保持太久。

 

他认为目前的VR存在两大缺点。

 

 

 

首先是VR技术发展不成熟,缺乏统一标准。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可取之处,但又没有压倒性的优势。竞争激烈,无法大规模推广,不能降低成本,从而导致缺乏资金来迭代和改善,进而又无法推广。2016年大多数VR设备都陷入怪圈中,半死不活地活着。

 

其次,因为VR设备各自为政,导致它的体验缺乏丰富性。这与早年电脑有些相似,当时电脑没有“计算机体系”的概念,软件移植很不方便,一台电脑能干的事情很少。后来有了操作系统、计算机家族、统一接口,加上微软等一大批软件公司的产品,才使得计算机成为异常丰富的信息交互工具。

 

而2016的VR也陷入这个困境,产品不能互通,软件缺乏。一套设备能体验的东西过少,用户刚开始几次还觉得新奇,后面就缺乏兴趣了。

 

2017年,这将是硬件厂商重点需要解决的问题。

 

网吧模式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硬件厂商和网吧业主如果不能随潮流而动,将会陷入困境乃至死亡。因此2016年的电竞馆浪潮,实际上是硬件厂商和网吧业主为了改变不利状况,向一个全新模式所做的探索。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不管怎样,老一套做法的黄金年代已终结,转型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