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共篮球场调查 场地和谐的共用背后蛋糕太小

来源:媒体报道     2017-06-23
浏览量:113 · 点赞数:1

专业篮球场与小区、公园等开放性公共篮球场几乎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公园、小区公共篮球场属于综合活动广场的范畴。而增添篮球架,划上边界线,这只是拓展了广场的使用功能。因此此番调查的主要目标便是位于公园当中的篮球场。

一块小小的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上周却成为了**的焦点。起因是5月31日,这个篮球场被年长的人用来跳广场舞,随后打篮球的年轻人与篮球场上跳广场舞的人群因使用问题产生了冲突。而对于广场舞“占领”篮球场,在上海是否存在呢?为此记者走访了本市区的几个公共篮球场,进行了抽样调查。

    收费球场存在场地共用

    秉持专业性优先,闲暇时共享原则

    专业篮球场与小区、公园等开放性公共篮球场几乎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公园、小区公共篮球场属于综合活动广场的范畴。而增添篮球架,划上边界线,这只是拓展了广场的使用功能。因此此番调查的主要目标便是位于公园当中的篮球场。

    记者首先来到位于普陀区的曹阳体育公园,这个公园面积不大,但很精致,有不少老人围着公园漫步健身。篮球场则位于公园的深处,只有一片,四周都用铁丝网给围了起来,在篮球场门口的一块告示牌上方写着开放时间:“上午8:30-11:30,下午13:30-18:30。”每位4元付费进场。

    在篮球场外围有一片小的空地,上面有不少老人在打羽毛球、练太极拳,因此记者试着询问了这片篮球场的管理员,平时是否会有人在这里跳广场舞时,得到了该管理员肯定的答复:“尽管这个篮球场是要收费的,但在8:30之前是免费向需要跳广场舞的那些人群开放的,其余的时间都是留给那些需要打球的人。”

    如果时间到了后这些老人们还需要继续跳的话,他们便会从篮球场内出来,在外面的这块空地上进行,把篮球场留给在外等候打球的年轻人。

    至于这个规定的由来,是有人专门制定的,还是打球与跳广场舞的相互协调出来的,对此该管理员解释道:“这是他们当初自己协商的,并且已经有4-5年了,如今彼此之间也形成了默契,谁都不会去破坏。”

    此时由于已经下午,球场内打球的人已经人山人海了,记者随机和一位球友周先生攀谈了一会儿,周先生今年已经四十来岁了,是这片篮球场的常客,基本上每周末都会来球场进行运动,对于这种约定他表示挺合理的:“尽管篮球场从专业性的角度来说确实是应该用来打球,不过随着如今全民健身开展得越来越火爆,公共活动空间其实是越来越少的。反正在早上8点之前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来打球,与其将场地空置着浪费,不如把它让给更有需求的老人们先用来跳广场舞,这样便实现了资源有效利用。”

    对于前几天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发生的跳广场舞的人群与打篮球的人群发生不愉快的事情,该篮球场的管理员表示自己也已有耳闻:“这件事我们也听说了,不过相关部门也没有给我们特别提醒和注意的,因为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争执,大家都按照之前的约定在进行。”

    事实上,对于类似公共活动空间,制定规则是有效管用的方法。以曹阳公园篮球场为例,可以根据主要使用群体的情况明确划分使用时间。在时间上有冲突时,如果是打篮球与跳广场舞的冲突,可适当倾斜于学生们打篮球的需要。毕竟,学生、年轻人受学习、工作时间的影响较大,而大妈们相对来说可支配时间更有弹性。但这也并非绝对,当一方有特殊需要时,比如有篮球比赛、广场舞重要活动等,则另一方完全应当给予支持和理解。

    在社区资源高度拥挤的情况下,难免面临像篮球场这样的冲突,大家必须需要协商办法,这个时候双方都需要妥协。

    不过并非所有的公园篮球场都如此的“民主”,随后记者又走访了位于宝山区的梦公园篮球场、虹口区的精武公园篮球场,发现尽管这些篮球场的周围都是漫步健身的老年人,但这里的篮球场只是针对打篮球的群体,并未向外界包括跳广场舞的群体开放。问及原因,精武公园篮球场负责售票的张先生表示:“你看我们这里一共有5片场地,平时除了向一般的打球爱好者开放外,有时还要接待一些青少年篮球培训的活动,包括还有不少企业、单位的球场预订,可谓是业务比较多,因此不可能开放给跳广场舞的那些人群。”

    免费球场使用需登记

    专业场地专业使用,有其他用途得报备

    以上的这些篮球场是需要收费的,那么那些免费的公园篮球场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呢?

    记者又来到了位于静安区的蝴蝶湾篮球场,这个篮球场包括周边的健身步道都是由静安区政府投建的公共运动场所,因此完全免费对外开放,所有的开支都由政府买单。

    这个篮球场面积不是很大,有两块场地,开放时间则为上午6:30-下午18:30。由于已经是周末下午,因此里面挤满了不少打球的人了。不过尽管该场地是免费,但还是有专人进行负责进行看管和维护。负责管理的刘大爷正在不停地喊着前来打球的人在门口进行登记,据他介绍:“这是为了统计来打球的人数,每隔一个月便会上交进行备案。”

    对于之前洛阳发生的广场舞占领篮球场时间,刘大爷表示并不知情,不过当被问到这个场地是否会向那些跳广场舞的人群开放时,刘大爷则斩钉截铁地表示,肯定不行,“我们这里有明确规定,篮球场就只能用来打篮球,如果你要跳广场舞的话,就只能去周围公园的这些空地上去跳。”

    不过也有例外,刘大爷继续补充道,你看这上面写着:“除了周一、周五上午8:00-11:00,石门二路社区学校需要使用蝴蝶湾篮球场进行太极拳授课外,其余时间都仅供篮球场使用。也就是说如果你要用这个篮球场进行其他的活动,必须得提前向上面申请,得到了批准才能进行。”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静安雕塑公园篮球场,同样是由政府出资建成的完全公益性篮球场,其使用范围依然是仅限于打篮球,再加上有专人进行管理,并不会出现被广场舞占领的情况。

    公共体育场地不够

    免费球场太少,收费球场价格偏高

    尽管市区主要场地由于管理严格、规范,并不存在被广场舞“占领”的情况,但无论是打篮球的年轻人,还是跳广场舞的老年人,在采访中记者都感受到他们对于场地不够的一丝无奈。

    记者在蝴蝶湾公园篮球场与现场打球的年轻人聊到有关广场舞对于球场的占领这个话题时,他们大都表示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过,“不过你看就这一片场地,有多少人等着要打。而且场地又这么小,在这边打着打着没准一个球就从对面飞了过来,完全无法投入。”

    记者现场数了数,一个框差不多就有将近20个人等着要打。当问到他们为何不到其他的球场去打时,他们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附近像这种免费的球场就这一个,像社区的那些体育场馆收费太高,不可能经常去。”

    事实上,以现有的场地和设施,是无法完全满足体育爱好者们的需求。很多城市居民都深有体会,周末想要约三五好友打一场篮球,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室内的场地价格高昂,并且经常很早就被预约一空;很多外场,例如工厂、学校、机关的篮球场,都并不对外开放;而那些为数不多的对外开放的球场,通常在周末都会人满为患。

    而同样的烦恼在热衷于跳广场舞的吴阿姨身上也存在,随着如今广场舞被“扶正”,成为全民健身的一个运动,广场舞就越来越成为中国中老年人喜爱的一项群众文化娱乐运动,广场舞这个名称本身便透露着一种无奈。广场舞原来只是单纯的大众舞蹈,因为缺乏场地才不得不变成饱受争议的“广场舞”。“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没有人真正愿意在大街上跳舞,也没有人愿意用高音喇叭扰民。因为在室内就不会受到刮风下雨影响,也不会遭到他人白眼。在露天广场上,甚至大街上跳舞实属无奈之举。而这一切矛盾的根源还是在于缺乏老年人活动场地。”

    “虽然已有部分学校在部分时段为市民免费开放操场等设施,但数量相当有限,如果能有更多的为老年人免费开放的活动场馆,广场舞扰民的困扰也能随之解决。”吴扣林呼吁,许多场馆不乐意对老年人开放无非是考虑到安全、费用和场馆保洁三个原因,“如果有关部门愿意承担部分场地保洁的费用,相信有更多场馆愿意为老人开放。”

    而对于那些热衷于广场舞的中老年人,吴阿姨也建议,“舞蹈爱好者们可以在跳舞的时间上做一些调整,避免太早太晚跳舞给年轻人的生活造成不便。”

    在年初的上海市全民健身工作会议上,决定今年将新建50条市民健身步道,新建改建50个市民球场,新建改建200个市民益智健身苑点,推进市民健身活动中心建设。为多渠道地增加市民健身场地供给,上海将统筹利用资源,结合公园绿地、沿江、沿河、沿湖等场地,建设嵌入式体育健身设施。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全民健身设施建设与运营,推进体育场馆改革,探索大型体育场馆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

    广场舞争篮球场

    公共资源稀缺的缩影

    从跑步到骑行,从广场舞到健身房,越来越多人的加入,形成了各个城市的健身热潮。实际上这并不是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冲突,而是公共空间的场地之争。随后,也引发了人们对于篮球场该归谁用、能不能共用等相关问题的讨论。

    在某种程度上,当前广场舞所引发的种种冲突,与其说是群体间的利益冲突和文化观念上的隔阂,不如说是公共资源投放不均而导致的特定群体间社会关系的紧张。它的背后是日益增加的全民健身需要,与社会活动空间规划不足和资源供给滞后的矛盾。

    城市不单是老年人的城市,也不单是年轻人的城市,而是所有人的城市,因此相处中需要和谐包容。除了基础设施等硬件方面的投入,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精细化的管理等软件设施也不可或缺。一旦缺少了这些软件,城市的和谐包容品质也就失去了重要的保障和基石。

    可以说,年轻人要打篮球,大叔大妈要跳广场舞,都是为了锻炼身体,也是一种刚需,他们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都会觉得自己的锻炼是*重要的,是容不得别人侵犯的。然而客观地看,现在城市里锻炼的人多了,场所难免就不够用了,如何充分挖掘和利用好运动场地,拷问着政府和职能部门的管理智慧。

    如何解决年轻人和大叔大妈之间的矛盾? 一方面应该开辟更多的场所,充分利用好现有资源,让大叔大妈跳广场舞有去处,免得来和年轻人争抢地盘。经验表明,只要下功夫去挖掘,就可以发现一些被闲置的场所。如果短期内实在难以开辟新的场所,就应该做好协调工作,合理、充分利用好篮球场资源。比如规定一个合理的时间段,让年轻人尽情尽兴地打篮球,规定另一个合理的时间段,大叔大妈可以轻松潇洒地跳广场舞,事先协商好,制订一个大家都认同和遵守的制度,就能够有效避免矛盾。

    随着老龄社会到来,越来越多老年人加入到广场舞队伍当中,由此加剧了广场舞场地短缺的矛盾。如果大叔大妈们对广场舞场地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广场舞挤占其他一些公共场所、公共空间恐怕就在所难免。不仅如此,如果没有合适的场地以及精细化的管理,广场舞噪音扰民等问题也会一次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遗憾的是,尽管人们对广场舞扰民、广场舞场地之争等问题讨论了多年,但不少地方仍然迟迟没有找到化解问题的思路和方案。

    随着全民健身开展的浪潮越来越大,政府在除了基础设施等硬件方面的投入外,科学合理的规划设计、精细化的管理等软件设施也不可或缺。一旦缺少了这些软件,城市的和谐包容品质也就失去了重要的保障和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