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圈”怎样才算便民惠民

来源:媒体报道     2017-06-23
浏览量:121 · 点赞数:1

调研中发现,大型场地设施的使用和维护、场地项目配置的合理化、公共场地的管理、学校体育场地的开放等方面仍然存在不少问题,而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全民健身计划的进一步落地和各地政府治理能力提升的过程中来解答。

全民健身计划推行逾20年取得了可观成效。在此基础上,自2014年10月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全民健身计划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随着大体育观在各级政府逐步树立和体育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借助体育产业迅速生长和体育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东风,全民健身计划在**各地以百花齐放的姿态迅速推进。新华社记者深入城市和乡村,考察和发掘全民健身计划实施的现状、经验和挑战,此次播发的全民健身调研系列稿件,试图从运动与健康观念、场地设施、赛事组织、科学指导和青少年体育等方面来呈现全民健身落实的阶段性成果和面临的问题,从运动健身这条路径一窥健康中国战略的路线图。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民有所求,我有所为”。人民群众需要一条通往健康之路,“15分钟健身圈”应运而生。这一概念的核心意思,就是要把健身场地建到老百姓身边去,满足他们“有地方动”的基本需求。

由于城乡在环境、人口等方面的客观差异,城市的场地和需求矛盾更加突出,而健身需求的多元化更加剧了这种矛盾。近日出现的广场舞大爷大妈和篮球青年之间的争地冲突便是一例。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不少城市正在因地制宜地想办法缓解这一矛盾,并初见成效。

身边的场地小型实用、精准配置

人口土地都已饱和甚至过载的老城区和地皮精贵的商业中心,是体育场地建设的两大困难区域。

去年底,南京市秦淮区长干里社区水榭华庭的小区居民收到了一份别样的礼物,小区门口一块闲置多年、堆满建筑垃圾的空地被改造成一处全民健身场所。该小区位于秦淮河南岸,这里属于南京市城南老城区范围,因为历史原因极缺健身场所,2016年底,在秦淮区体育局和中华门街道的协助下,这块600平方米的“垃圾场”被清理出来,安装了20多件体育器材。秦淮区体育局副局长张敬介绍说,老城区空间有限,除了像长干里这样的做法,他们还在10个公园小绿地里配置设施,并鼓励企业把旧厂房改造利用起来。

上海的徐家汇商圈寸土寸金,附近房屋均价在每平方米十万元左右,但运动爱好者在这里有多种场地选择,既有徐家汇公园的健身步道、篮球场等公益场所,也有主要面向周边白领等高消费人群的多家民营健身场馆,人们基本都能在10-15分钟内找到一个健身场地。

图为上海体育场外供市民使用的足球场地。

  图为上海体育场外供市民使用的足球场地。

 

位于扬州“老”新区的国贸大厦,一个占地只有几百平方米的“口袋体育公园”五脏俱全,包括一个四投篮球场(四投即四面篮筐的篮球架)、一套健身路径、塑胶跑道和两块儿童沙地。这样的“麻雀”场地正在更多的地方推广。

在努力完善基本配置的同时,群众的健身习惯正迅速多样化,场地的供求矛盾仍然突出。在一个有限的地方,到底是建广场、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场,或者是步道还是自行车道,以及如何*大限度发挥场地的功能,成了考验地方政府治理智慧和能力的难题。在江苏常州、吉林长春等地,当地体育局对市民的健身习惯做了社会调查,整理出的数据已被用在相关部门的决策和规划当中。

相比之下,私营业主对于市场更加敏感,看到“北国春城”长春如今只有一家正常运营的室内滑冰场,吉林省华众体育健身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斌就准备在自己的华众全民健身馆里“整一个”。他在长春汽开区经营的健身馆里,如今已经有足球场、篮球场等健身场地,当地一家车企的中青年员工们经常租用他的场地。“其实我在和体育局考虑合作时就考虑过这边的客源,可以说场地设施基本都是围绕客户设定的。”徐斌说。

陕西宝鸡的渭河体育公园早在2005年就获评**优秀体育公园,记者在调研时发现,公园在主要使用人群为老年人的门球场和健身路径旁边,设置了儿童活动区,在一个普通的上午,不少祖孙们一起在这里活动,解决了老人们锻炼和带孩子的矛盾。

图为市民在陕西宝鸡渭河公园内健身锻炼,新华社记者周杰摄

  图为市民在陕西宝鸡渭河公园内健身锻炼,新华社记者周杰摄

 

盘活存量、开放高端竞技场

体育地标代表城市的独特风骨和血脉,承载着城市重要的文化基因。去年春天,长春市对市体育中心周边进行了改造,清理了其中与体育无关的经营项目,*大限度对市民开放。在五环体育馆周围,专业的旱冰场地被打造起来,同时原来外租给驾校的三个网球场也被收回,恢复了原来的功能。

长春市体育局局长刘海玉说,翻修一新的体育地标不仅将为市民提供数个健身场所,更将唤醒深埋在许多长春人心中的体育记忆和健身热情。

图为5月21日,2017首届长春国际马拉松在改造完成后的体育中心外鸣枪起跑。新华社记者许畅摄

  图为5月21日,2017首届长春国际马拉松在改造完成后的体育中心外鸣枪起跑。新华社记者许畅摄

 

除按照民众需求新建或恢复全民健身设施外,向普通民众开放竞技体育场地也成为打造贴心“健身圈”、激发运动兴趣的重要手段。上海每年都有大量常规性的国际重要赛事,现在,普通市民能走上这些场地,乃至体验**运动员的竞技氛围:健步走爱好者们踏上F1“上”赛道,用自己的脚步丈量这座世界著名的赛车场;田径爱好者在八万人体育场竞技,在国际田联钻石联赛正赛前享受万人为我欢呼、冠军为我“压轴”的快乐;斯诺克爱好者在上海斯诺克大师赛的球台上与**高手切磋;马拉松爱好者从黄浦江畔出发,挑战“上马”,挑战极限。

图为5月11日,来沪参加2017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比赛的110米栏运动员奥兰多·奥尔特加、谢尔盖·舒本科夫和谢文骏来到上海市奉贤中学,现场观摩中学生田径比赛,并走上赛道通过亲身示范为学生们进行技术辅导。新华社记者凡军摄

  图为5月11日,来沪参加2017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比赛的谢文骏等110米栏运动员来到上海市奉贤中学,现场观摩中学生田径比赛,并走上赛道通过亲身示范为学生们进行技术辅导。新华社记者凡军摄

 

因地制宜,与城市建设、环境治理相结合

黄河**大支流渭河是陕西的母亲河,但多年以来污染严重,接纳了大量的废水污水,一些河段滩地垃圾堆积、耕种无序。2011年,陕西省启动渭河全线治理。几年之内,一条全长105公里的全民健身长廊正取代过去脏乱臭的滩地,惠及沿线西安、宝鸡、咸阳、渭南四市和两个区。

长廊按照项目齐全、功能完备、老少咸宜的思路建设。在适合群众健身的基础上,部分区域还打造成了可承办国家级轮滑、门球、足球、网球等特色赛事的场所。

图为位于咸阳市渭河畔的全民健身场地。新华社记者吴俊宽摄

  图为位于咸阳市渭河畔的全民健身场地。新华社记者吴俊宽摄

 

由于沿岸城区沿渭河伸展开,因此这些健身场地普遍离居民区不远,近的只需要步行5分钟。在咸阳段,负责渭河体育长廊咸阳段建设的原咸阳市体育局副局长孙宏斌介绍,这里的运动公园一侧紧邻居民区,另一侧靠近高速出口,距离稍远的健身群众开车来也很方便。这个运动公园自去年5月底正式建成开放以来,只要不是极端天气,每天都能吸引上千人前来锻炼。

健身设施建设与城市改造和环境治理相结合是“大体育”理念落地的生动实践,渭河治理只是其中的一项大工程。在各地普遍由地方政府主要领导挂帅、搭建跨部门全民健身工作领导小组和协调机制的基础上,全民健身设施的配置不再是体育行政部门一家的事。原咸阳市体育局局长魏琦说,便民健身场地在聚集人气上显示出独特优势,如今规划建设、园林等部门在启动项目之前甚至会主动找体育部门商议体育场地和设施的配置。

图为宝鸡市渭河公园内的健身场地。新华社记者吴俊宽摄

  图为宝鸡市渭河公园内的健身场地。新华社记者吴俊宽摄

 

按照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各地将在2020年前再重点建设一批便民利民的中小型体育场馆。同时还要盘活存量,确保符合开放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公众开放,现有的体育场馆也要向免费、低收费方向发展。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大型场地设施的使用和维护、场地项目配置的合理化、公共场地的管理、学校体育场地的开放等方面仍然存在不少问题,而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全民健身计划的进一步落地和各地政府治理能力提升的过程中来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