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 | 小说中的那些闲笔很重要

来源:云SPACE     2017-09-15
浏览量:13093 · 点赞数:31

2017版舞台剧《月亮和六便士》已完成北京的两场演出,上海站序幕即将拉开。新版的阵容你是否期待?和北京站的演出相比,上海站又会有什么不同?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版舞台剧《月亮和六便士》已完成北京的两场演出,上海站序幕即将拉开。新版的阵容你是否期待?和北京站的演出相比,上海站又会有什么不同?让我们拭目以待~

小说中的那些闲笔很重要

邓景元

北大物理学院天文系2017级本科生

追求自己的理想,需要超越的不仅仅是欲望和财富。

斯特里克兰德,小说的主人公,伟大的画家,但是他也是抛弃家室的不负责任者、粗鲁的流浪汉、幸福家庭的破坏者,要钱口无遮拦,欠钱从来不还,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上层人眼中的恶棍,下层人眼中的怪胎,艺术家眼中的离经叛道者……这些不是污蔑,而是事实。

这位“恶魔附体”的家伙完全不顾人间的礼节,而且更要命的是——如果说另类哲学家的骇人言论有自己的道德哲学作为支撑,如果说盗亦有道侠盗一体,那么斯特里克兰德不一样,他没有自己的道德,只有自己的画,或者说,自己心里的幻境。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十足的魔鬼,竟然能够在保守重礼的英国上层社会生活四十年,一言一行合乎规范,丝毫不引人注意,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养活着自己的家人。

小说的开头有这样的话,斯特里克兰德年轻时想要学画,但是他父亲说学画挣不了钱,让他读书当经纪人,这开始了他平凡而安稳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中暗藏了不安分的因素。被压抑的梦想和冲动在慢慢长大、膨胀,虽然依旧被压抑,但*终如同文中所说,像肿瘤一样遍布全身;同时生活本身也在膨胀,拥有的越来越多,担负的越来越多。

如果说当斯特里克兰德遵从父命时,矛盾的仅仅是未来财富的期许、父亲的命令和自己的梦想的话,那么随着生活的一步步进行下去,随着斯特里克兰德的成功和成家,矛盾着的只能越来越多,未来的财富变成了眼前的生活,来自父亲的压力变成了对妻子的责任,然后变成了抚养儿女的义务,当然彼时学画的梦想也长成了“一个魔鬼”,让他终于毫无选择。

许多人觉得拥有的越多,就越有选择的权利与机会;但是实际上拥有的多了,选择改变会愈发困难。年轻的时候需要的只是热血和骄傲,然而拥有会转化为一种懒惰而强制的责任,一种即便可以不受法律拘束,也很少有人能够脱身的责任。以斯特里克兰德的年纪和地位,追求梦想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纯粹,需要的是孤注一掷、愤世嫉俗、狂傲偏执,需要的是放弃常人不想放弃的,以及不应该放弃的一切,需要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怪胎,一个人伦和道德的叛徒,不仅超越欲望与功名利禄,还得超越世间的理性、道德、规范,抛弃除了自己热望的艺术以外的一切。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像年轻人一样选择自己的未来,只能撕裂自己的生活、生命和灵魂,才能撕扯除曾经触手可及的纯粹。

 

天才就在许多人的心里,但是寻找到它不一定是好事。

 

在大溪地,许多见过斯特里克兰德的人回想过去,都不乏懊恼地说,当年他的画十法郎随便拿,自己却没有买一幅。人们后悔自己没能搭上天才的顺风车,就像很多人渴望成为天才而不得一样。小说里画商是这么说的:当年莫奈的画的确一百法郎也没有人要,但是不是画卖不掉的都是莫奈。事实上,这样的故事可能许多画商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经验告诉我们,天才只是个故事,或者至少是遥不可及的事实。画商就这样错过了斯特里克兰德,然而谁能想到四十岁开始学画,而且技法笨拙不已的斯特里克兰德能成为天才?

天才很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但是辨识不出来天才并不能说是常人的过错。并非所有天才都是少年俊才,有些完全是“平常”的人,“天才”与其说是一种人,不如说是一种特质,潜藏在许多人的心里。但就像斯特里克兰德一样,如果没有特定的契机让他们去抉择,不顾一切地解放自己的天才,一辈子都可能不能显现。上述画商的话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除了体制、商业和舆论带来成功成名的不确定性之外,又有多少潜在的天才可以去遵循自己的心灵与梦幻。毕竟这世界就像鲁迅所说,是为“庸人”设计的,而天才就注定要与众不同,甚至注定要成为偏才,如果没有社会环境的特别宽容,就难以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生存并坚持下来。这不禁让我们怀疑,为什么天才多是贵族,或是有各种各样的人格缺陷?这和中国“文章憎命达”一样,是一个难分因果的关系。

到底是更好的教育让人与众不同,还是更好的家庭经济和心态让他们能在压力较小的情况下坚持自我?到底是欲望上帝的公平让人无法成为全才,还是恰恰只有偏执者选择了去解放心中的想法?毕竟,“天才对于自己来说,可能是一种负担”,如果没有少年成名,没有早早做好决定,那么一旦上了平凡生活的车道,想要脱离,就不得不来一次像斯特里克兰德那样的大撕裂。梦想天才的人,又有多少愿意去放弃一切,愿意流浪街头,愿意蒙受千夫所指,愿意失去至今的社会贡献价值,愿意患上绝症死在孤岛之上呢?

许多天才,都被自我与社会一同葬送掉了。当然葬送掉天才也不一定社会罪恶,而是人的天性。人类至今没有学会去战胜再平常不过的欲望,个人也很少懂得去倾听和践行心声,所以我们都是如此相似。

 

小说中的那些闲笔很重要,但那是属于哲学的,不是故事的,因此是反戏剧的。

 

在毛姆的原著中,故事是用**人称叙述的。**人称不仅是行文的线索,更是一切的旁观者,参与者,创造者和评论者,而睿智的哲思便在这些思考和评价中。于是,《月亮与六便士》就有了两条线,一是一位中年的经纪人如何去撕裂自己安逸和谐的生活,来追求自己心中愈发狂热的梦想,放下一切的世俗财富、道德、理智,只为了自己心中的幻境、伟大的艺术;二是一位初出茅庐的青年作家如何体察世故,思想愈发深刻。

然而舞台剧必然要改变叙事视角,删去过多的思想、评论和独白,甚至除闲笔,来塑造除*紧密动人的故事。把**人称的叙述改换成一个小角色威廉,让故事彻底变成了故事;而把一本书压缩到90分钟左右,删去了许多次要的情节,使得斯特里克兰德冲破物质束缚的勇气和经历的艰难困苦都没能得以尽显。舞台剧足够紧凑,矛盾集中,动人心弦,但是却略显简单,缺乏一种飘逸的灵气。

当然,舞台剧也有很大的优点。剧中的插曲可谓是一大亮点,非常合适的烘托了气氛,还充当了舞曲的角色。在舞台剧中,每一幕开始都加入了舞蹈,几位演员穿着颇具特色的服饰,摇摇摆摆,尽情舞蹈,欢快不已。服装代表了故事发生的地方,为每个地方绘上了独特的底色;而舞蹈则让观众沉醉其中。如果说哲思、痛楚和艺术的美让原著成为了飘逸又深刻,幽默又沉重的悲喜剧,那么舞蹈则让舞台剧更加明丽流畅、轻松生动,成了精美的艺术品。读小说是感悟心灵,看戏剧是震撼心灵。特别是当舞台上流动的光影,塑造出一幅幅美妙的、模糊梦幻的、流动的、仿佛有生命般呼吸着的图画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为之深深吸引,久久感动。

90分钟左右的舞台剧精彩而高潮迭起,很适合今天忙碌的都市人观看。如果希望明白生命如何被心中的存在所抓住,超越习惯、年纪、家庭、社会,甚至道德和理性,做出追求纯粹艺术之梦的抉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选择,那么必然要看看小说;如果想要在忙碌劳累的生活中抽出一个晚上,感受美好的艺术,感受到纯净的希望,那么观剧是不错的选择。

 

云SPACE更多类似活动秀场推荐,如果您需要办活动找场地、或者查询心仪场地档期、以及任何场地需求

欢迎拨打电话至400-056-0599

静候您的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