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来”井喷过后 中国艺术展览如何“走出去”?

来源:媒体报道     2018-01-12
浏览量:3826 · 点赞数:42

国内的艺术机构、美术馆、策展人要加强与国际机构、美术馆的面对面交流,只有彼此相互认识,相互了解,才能可能把中国好的艺术家带出去。另外,我们也要主动地做国际化的推广,艺术家的个案研究要到位,要用国际化的语言和研究方式,研究成果要以英文出版为主,这样才能促进中国艺术在国际范围内的交流和流通。

作为最能体现艺术生态的风向标,艺术展览的变化直接反应着艺术圈的发展动态。纵观2017年的展览,美术馆举办的海外艺术家个展,在延续2016年“井喷”态势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新面孔。中国艺术家海外办展的数量也急剧增多,作品也越来越能反映中国人当下的精神状态。

据雅昌艺术网统计,2017年,艺术展览“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比例大至为3:1;引进来的展览以个展为主,个展与群展的比例为3:1;走出去的展览也大多以个展为主,个展与群展的比例约为3.5:1。总的来说,美术馆引进来的国外艺术家较多,出国办展的中国艺术家相对较少,且展览以个展为主。

艺术展览“引进来”和“走出去”较往年相比有何变化?美术馆在选择国外艺术家时都有哪些考量?中国艺术家又将如何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走得更长远?

引进来:不是美术馆标新立异 而是对艺术的自然呈现

首次进入中国的“新人”

“在众多展示西方艺术家的展览中,对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展览有两个,一个是昊美术馆的‘宣言’朱利安·罗斯菲德个展,另一个是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的詹姆斯·特瑞尔回顾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说到。

“朱利安·罗斯菲尔德的作品,不能用好来形容,应该用‘想不到如此好’来形容,这是我曾在自己微信上对这个展览的评价。可以说,‘宣言’朱利安·罗斯菲德个展是国际录象艺术最高水平的展览,不仅因为她对中国的录象艺术有非常大的启发和借鉴作用,她的作品也非常好,通过对当代社会人的戏剧化场景处理,刻画了我们当代生活的荒诞,以及人心理的巨大落差和冲突。”

“詹姆斯·特瑞尔回顾展则给人一种非常干净和纯粹的感受,人们可以沉浸在作品的氛围当中,感受艺术的多样性。通过这样的展览,当代艺术可以利用科技手段、新的表现手法带给人新奇的感受。”

此外,2017年,王春辰联合其它策展人共同策划了“航向边缘”吉莲•艾尔斯的抽象绘画、“印记”亚历山大·法图 (Vhils) 个展等活动。

“之所以引入吉莲•艾尔斯的艺术,首先作为一位80多岁的英国女艺术家,她的抽象绘画所达到的自由和独特性,在当今世界范围内都是独树一帜的。另外,这个展览告诉我们对艺术的理解和解读要从艺术家的本体出发,而不是从理论出发。现在有言论称抽象艺术已经是一个过时和淘汰的艺术类型,这种说法从理论上阐释,有它的合理性。但是艺术家是不受任何理论和艺术史逻辑约束的个体,任何一种艺术逻辑它的表现方式都可以成为一种有生命力的艺术,所以抽象艺术仍然有它的活力和艺术价值。这也是我想通过这位艺术家的作品想要说明的。”

“‘印记’亚历山大•法图 (Vhils) 个展则告诉我们街画艺术作为公共艺术的重要作用。这位葡萄牙艺术家利用建筑的墙体进行创作,这一方式可以有效、近距离地和我们的生活空间发生密切关联,有助于艺术家充分地发挥街头艺术的公共性。”

除了这些艺术家,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复星艺术中心等机构纷纷引入新的国外艺术家在国内办展。

3月28日,朱利安·奥培中国首场个展亮相复星艺术中心。作为复星艺术中心的开幕首展,展览覆盖了艺术家50余件作品,涉及绘画、雕塑和装置,全面展示奥培对肖像的探索,以及对建筑、环境和景观的持续推进。

3月28日至8月13日,潮流艺术教父KAWS亚洲首次大型个展“始于终点”在余德耀美术馆举办。通过艺术家创作至今的油画、雕塑、素描、玩具以及街头艺术等多种艺术作品,深度剖析艺术家近二十年来多元的艺术创作。

9月1日,“生声不息”塞莱斯特·布谢-穆日诺中国首次大型个展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对此展览馆长甘智漪表示:“法国艺术家布谢-穆日诺为我们提供了想象和思考未来世界的图景,同时也强调了对作品和参观者而言,有效的控制和编排对于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是何等重要。”

美术馆对“老人”的再推广

除了“新人”的引进外,各大美术馆还非常注重对已进入中国视野的艺术家的继续推广。

2017年1月10日,肖恩•斯库利中国巡展第二部“肖恩•斯库利:抵抗与坚持”继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展出后,在巡展最后一站湖北美术馆举行为期两个月的展览,不仅全面回顾了艺术家的创作生涯,同时也为观众了解战后西方绘画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机会。

继2016年常青画廊的“屯蒙”安东尼-葛姆雷个展之后,2017年,龙美术馆和艺术长沙相继推出这位英国艺术家的作品。龙美术馆西岸馆的“静止中移动”安东尼•葛姆雷个展,通过四件作品呈现并传达出艺术家在过去四十年间思考的核心主题:身体即空间,空间即物体。艺术长沙则展出了《临界质量》和《膨胀场》这两个系列作品。

“德国8”提供的新的机构合作模式

2017年,中国引进的国外艺术家群展,也有了新的突破。为庆祝中德建交45周年,中央美术学院联合太庙艺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红砖美术馆、白盒子艺术馆和元典美术馆等艺术机构共同举办了“德国8”大型展览项目,这在北京,乃至中国,都是首创。

同时,这一项目也为艺术机构提供了新的合作模式,就像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在朋友圈说的那样:此次德国8当代艺术展在北京七个场馆的联合举办,最大的收获不是举办了德国展,而是大家由此达成了共识:要联合起北京的美术馆、艺术空间来共同在一个特定季节一起合作举办艺术项目,共同去追求北京的艺术展览氛围的影响力和大展品质,不再分散各做各事,而是集体共同来策划。

综上所述,2017年,美术馆引入了大量西方艺术家进入中国办展,虽然他们的创作面貌各不相同,但却有着共同的特点:即都是世界上走在最前沿的艺术家。

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易罡认为:“作为学院美术馆,我们更多地会考虑把西方最先进的当代艺术引进美术馆,因为这些艺术有着先进的表达方式,先进的观念,跨学科的思维等,将这些新鲜的艺术引入学校,不仅可以让学生和观众的眼界更开阔,还可以学到先进的理念和表达方式,应用于自己的创作实践。另外,我们也会选择在现当代艺术史中较有影响力的艺术家,通过他们的艺术让学生感受到当代艺术的丰富和多元,培养他们的艺术创造力和鉴赏力。”

美术馆之所以要引入国外艺术家的作品进行展示,主要是基于美术馆的属性。“作为美术馆,他们有一个共性,即开放性。它们不会将艺术以国别来区分,虽然艺术品可以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但美术馆会整体地看待世界范围内发生的艺术,也就是说,今天真正意义上的当代美术馆,它会自然而然地把全世界发生的当代艺术纳入自己的视野,展示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对美术馆而言,不是标新立异,而是对当下艺术现象的自然呈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对雅昌艺术网说到。

“也正是美术馆的开放性,它们可以让专业人士和普通观众看到世界多种多样的艺术,不再狭隘地认为只有自己的艺术最好,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好的艺术,我们都需要看看。”

“与中国的美术馆一样,国外的美术馆也希望展示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作品,所以才会有国外美术馆邀请中国艺术家去美、法、德、韩等国家举办展览,其性质与国外艺术家在中国办展是一致的。艺术的沟通交流是双向或多向的,我们愿意看到国外艺术家在中国的展览,外国的美术馆也愿意把中国的艺术家拿到国际上进行展览。”王春辰说到。

近年来,中国艺术家纷纷到国外办展,但这些展览还是存在差别的,最主要的差别在于展示地点的不同。在国外,美术馆、商业画廊、艺术中心、商场甚至酒店都可以举办展览,但一些末流艺术家随便租一个场地举办的展览,因为与当地没有互动,所以展览也就没有任何文化交流的意义。而这些展览的举办也不能说明中国艺术受到了国际的高度关注和评价。

在王春辰看来,国外美术馆为中国艺术家举办的展览,一定是严肃认真的,是对中国艺术的尊重和肯定。通过这些展览,可以让国际学术界和公众,更加正面地去了解中国的艺术。当然,这些专业美术馆选择的一定是它们认为经得起推敲的作品。

个展:传播中国当代艺术促进自身创作

过去一年,张培力、朱伟、姬子等艺术家的个展纷纷在国外举办。2017年3月30日,被誉为“中国录像艺术之父”的中国艺术家张培力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记录,重复”,这也是其在美国首次举办的博物馆级大展,通过艺术家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代表作品,全面展示张培力的创作脉络。

7月11日,当代艺术家白明个展《白·蓝》white &blue在里斯本MAAT博物馆盛大开幕,展览通过艺术家白明的两百余件(组)陶艺、绘画和油画作品,向葡萄牙公众展示了“丝绸之路”这一连接历史和当代的主题中最具有文化代表性的一幕。

8月26日,由印尼国家美术馆主办、著名策展人鲁虹策划的“虚拟的焦点”朱伟1987-2017个展在印尼国家美术馆开幕,展出艺术家朱伟自1987年起至今三十年来的代表作品,让印尼观众更加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

10月6日至12月31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魏斯曼美术馆年度重点展览 “精神之旅”姬子个展举办。展览通过艺术家的水墨、印章作品、画论手稿、创作草图、生平录像等,立体呈现了姬子的作品和创作、生活状态。

而蔡国强、邱志杰、王易罡等艺术家,2017年在国外不止举办了一次展览。9月12日,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在俄罗斯的首次大型个展《蔡国强:十月》亮相普希金国家艺术博物馆。之所以选择蔡国强进行展览,是因为“1917年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从美术馆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一个宣言,既总结过去,又彰显对未来的开放态度。为此我们为一位当代艺术家提供机会,让博物馆变身一座巨大装置。这位创造者就是以大型项目闻名世界的艺术家蔡国强。”馆长玛丽娜•洛沙克说到。

随后,10月23日,蔡国强又在西班牙普拉多美术馆举办了最新个展“绘画的精神”,成为首位在普拉多现场创作的在世艺术家。

4月1日,邱志杰个展《不羁之旅》登陆荷兰Van Abbemuseum美术馆。此次个展《不羁之旅》是Van Abbemuseum首次对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邱志杰艺术生涯的综合性回顾。对于此次展览,Arthub Asia 的策展人Francesca Girelli认为“这个展览不应该只被认为是对一位世界级中国艺术家的回顾,而应该是一个社会活动家,一位哲学家,一位符号学家的缩影。他提供了框架和事例来帮助我们以多种新的方式认识现实,了解自己。”11月15号,展览巡回至日内瓦当代艺术中心继续展示。

抽象艺术家王易罡去年也分别在韩国、德国、瑞士、伦敦等地举办个展,“一路下来虽然辛苦,收获却很大。最重要的一点,是个性独立,特征鲜明的艺术更容易被人们所接受。”

“中国艺术家去国外办展,可以把中国优秀的当代艺术介绍到世界各地,让世界更了解中国今天当代艺术的发展状况。同时,做为艺术家,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展示自己,肯定会收获到西方当代文化对自身的反馈,这种反馈让艺术家更近一步思考,并调整自己的艺术表达,从而更准确地反映个人对当下生活的态度。”王易罡说到。

中国艺术家的国际化道路如何走得更远?

随着全球多元化的发展,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到国外举办展览。但是与我们引进国外艺术家的速度相比,我们走出去的步伐还是比较缓慢。

2017年10月6日,在古根海姆高级顾问亚历山大•门罗(美)、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意大利裔美国人)、罗马MAXXI博物馆艺术总监侯翰如(移居巴黎)的组织策划下,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北美迄今规模最大的中国当代艺术展“世界剧场”,希望将中国当代艺术放入“全球艺术史观”之下进行研讨和探讨。

从展览出发点来看,策展人希望中国当代艺术能走向国际,获得相应的话语权,但遗憾的是,此次展览的三位策展人,要么是外籍,要么是长期定居和生活在国外的华人,中国艺术家走入“全球艺术史”的讨论体系还离不开西方策展人和批评家的助力。

在批评家、策展人杨卫看来,“从90年代开始,中国艺术家就频繁参与国际事务,但是近几年发生了一些较大的变化。90年代的时候,我们去国外办展往往是被选择的,现在,中国艺术家乃至中国政府会主动去西方办展览。但是目前来看,我们中国当代艺术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并不太高,因为价值观的差异,中国当代艺术仍然还是作为一个区域性的文化现象,并非世界的主流。这是目前的一个现状。”

针对这样的现状,王春辰认为:“国内的艺术机构、美术馆、策展人要加强与国际机构、美术馆的面对面交流,只有彼此相互认识,相互了解,才能可能把中国好的艺术家带出去。另外,我们也要主动地做国际化的推广,艺术家的个案研究要到位,要用国际化的语言和研究方式,研究成果要以英文出版为主,这样才能促进中国艺术在国际范围内的交流和流通。”

除了自身的努力外,还需要“国家从政府层面加强对当代艺术的推广力度,加大资金的投入,这样才能产生比较好的效果。”王易罡说到。

 

YUNSPACE更多类似活动秀场推荐,如果您需要办活动找场地、或者查询心仪场地档期、以及任何场地需求

欢迎拨打电话至400-056-0599

静候您的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