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藏语音乐剧《多杰》日前在上海锦辉·可当代艺术中心上演

来源:云SPACE     2016-10-20
浏览量:1274 · 点赞数:45

“牛吃了草,粪拉在草上。粪是天赐的种子,埋在雪下发芽。三月冰消,四月雪化,五月长叶,六月开花。那是神的语言,风里、土里,草原的秘密,都被说出来……”

 

  《多杰》剧照 资料图片

  “牛吃了草,粪拉在草上。粪是天赐的种子,埋在雪下发芽。三月冰消,四月雪化,五月长叶,六月开花。那是神的语言,风里、土里,草原的秘密,都被说出来……”

  扬起的糌粑尚未落定,黑暗中的酥油灯犹自摇曳,清冽的风,又从长江源吹到长江尾,吹来了15位来自青海玉树的藏族孩子的歌声。3月8日,上海锦辉·可当代艺术中心,一部名为《多杰》的康巴藏族儿童音乐剧已在这里连演5场。

  把孩子们的歌声带出高原

  “我从没见过更明亮的双眼,孩子们不是专业演员,他们却用热情和淳朴,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感动。”不大的剧场,慕名而来的观众站满了过道。

  “玉树小朋友的本色表演,来自海拔4000米高原的清澈歌声和活力让每个人都很兴奋。看着演小老鼠和牦牛的小朋友上蹿下跳,调皮的样子让我 怀念起了没有iPad和iPhone的简单童年。”“他们如在风中飞奔的骏马,带着藏族独特的文化和魅力,给这浑浊的世界留一抹大草原的清新和纯朴!”短 短53天,从只有剧本到现场演出,这群脸上挂着高原红的孩子,用他们与生俱来的歌唱和舞蹈撞击着在场每个人的心灵,带来了高原上热烈的阳光。

  “《多杰》像是一个引子,把所有人的心中向往美好的热情都点燃了。”首场演出前还忐忑不安的风马儿童剧团团长王婉的脸上写着兴奋。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人,从2007年**次走进玉树之后,就再也和这片土地分不开了。

  来到玉树之前,王婉经营着一家外贸公司。高原的风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如今,王婉每年有一半时间在玉树,有自己的藏语名字,有好多铁杆的藏 族朋友,她爱白龙卓舞和牛角胡,爱那些热情的民歌和酥油灯下的故事,她被在呼呼的风啸声中勃发的生命力量打动了。而传统的消逝也令人忧心:白龙卓舞108 段只留下了36段,会跳的寥寥无几;想请老艺人在学校里传授牛角胡技艺,却找不到足够多的牛角胡,只能用二胡代替……于是,就有了她发起成立的薪火爱心基 金和风马儿童剧团。

  风马儿童剧团是国内**支由民间力量创办的非营利藏族专业儿童剧团。王婉告诉记者,剧团每年在玉树举办唱歌比赛,发掘有艺术天赋的牧民孩 子,她和伙伴们还在玉树采集民歌,把采来的歌教给孩子们唱,让孩子们更多地接触本民族的文化,记录下他们的歌声,再把他们的歌声带出高原,和更多的人分享 来自生命本真的喜悦。

  传播民族文化的使者

  打动人的正是歌声里的生命力,还有这个民族对于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多杰》讲述了7岁的多杰意外掉进了鼠兔的家——一个巨大的鼠洞,随后发 生的他和鼠兔、牦牛的故事。这是一个7岁孩子无边无际的梦。导演张忱婷同时也是这部藏语音乐剧的编剧和作词。在她看来,《多杰》写了牧场的草木和动物,写 了土,写了水,写了一个孩子的孤独和快乐,希望和失望。而和这些来自青海玉树不同的县、不同年级的藏族孩子的相处,更让做过很多次儿童戏剧导演的张忱婷新 鲜难忘:“对这些孩子来说,表演就是换一种新的玩法。”

  **次正式排练,孩子们的表现震撼了所有人,他们跳着藏族舞蹈,笑着分成三路上场,争相拥抱彼此。尽管歌声参差不齐,却让人联想到湛蓝的天 空和飘荡着悠闲白云的湖泊。尽管舞蹈还没有整齐划一,但是动作剧烈,充盈着原始的生命力和无尽的热情。“那是无法模仿复制也无法通过表演达到的效果,他们 才是真正的传播民族文化的使者。”王婉感慨。

  她告诉记者,《多杰》的音乐都源于玉树的民歌,由国内著名音乐制作人徐肖和苏隽杰联手打造,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文联副主席、前土风歌舞团 团长仁青战德进行了音乐指导。让王婉和她的伙伴们开心的是,风吹来的歌声已经种下了种子,带着高原的梦还在继续飘向远方。刚刚结束上海的演出,《多杰》的 小演员们又接到了今年7月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的邀请。“我们想让更多人看到这里,我们要给高原的孩子们搭一个更大的舞台,有一天,他们能够代表自己的民族 和世界对话。”王婉说。

  (本报上海3月10日电 本报记者 颜维琦 曹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