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美术馆再造“新视觉艺术节”:“窥视”网络艺术时代的一切可能性

来源:云SPACE     2016-10-20
浏览量:821 · 点赞数:61

2015年8月29日,由OCAT主办、华·美术馆承办,胡斌、刘庆元策划的“新视觉艺术节2015 ——窥视...放大!”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正式开幕。

2015年8月29日,由OCAT主办、华·美术馆承办,胡斌、刘庆元策划的“新视觉艺术节2015 ——窥视...放大!”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正式开幕。

新视觉文化节自2004年开创至今,已历经十一个毕业创作季,成为莘莘艺术学子展现累累硕果的年度盛事。今年由华·美术馆承办的“新视觉艺术节2015”,其作品选取范围不再局限于九大艺术院校的油画创作,也不再以传统单一的标准来考量作品。策展人胡斌和刘庆元打破对青年群体创作形态进行宏大叙述的桎梏,用“窥视”与“放大”为展览定下基调。正如策展人胡斌在“混合式生产与作为窥视者的虚无”一文中所说:“当我走近美术学院毕业创作群体并试图归纳出若干特征时,我感觉自己像是凭借一个管孔的器械(望远镜?)向着那原本有几分熟悉的星球窥视,希望看到另一幅景象。”而策展人刘庆元则明确的指出:“我们既要窥视一切的可能性,又要警惕一切的前所未有。但我相信,新的视觉生产者们正为此做出积极的回应。”

 

参加本次展览的青年艺术家均为2015届美术院校的本科或硕士应届毕业生,平均年龄处在22至25岁之间。而展览作品包括油画、国画、雕塑、版画、设计、实验艺术等诸多媒材,从通俗意义上说,它们将为社会大众开放一条蠡测国内艺术教育的渠道。而从专业角度观察,身处网络信息时代的青年艺术家们,其创作亦体现出“多元聚合”和“跨学科”的特色,“凤凰艺术”在**时间来到展览现场,为您“窥视”并“放大”本年度“新视觉”的丰富内涵。

觉艺术节”:“窥冯峰:为什么选择胡斌和刘庆元担任策展人

 

胡斌老师一直从事美术史教学,同时也是广美美术馆馆长,长期关注青年艺术家生态,做了很多青年艺术家展览;刘庆元老师本身是艺术家,也参与策划很多活动和展览。不同的角色,不同的立场,这样的组合构成了互补的关系,理论与实操结合之后,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效果。

 

新视觉已经是一个延续了十多年的展览,是一个品牌了,它刚好是从毕业作品展上选择作品。是在跨出校园的这个门坎上去选择作品。如今美术教育体系里有很多新的专业出现,有很多跨专业的艺术出现,各方面都处在这样的状态。正因此,才希望两位策展人从这一点上去思考,不考虑是什么专业,而是直奔作品;把标签和界限都抛开,更多的选择的是一个青年艺术家未来的可能性,通过作品看到青年艺术家未来能够走下去的可能性是多少。而并非是选择一个单件作品。

 

胡斌:多渠道、碎片化知识组装的艺术创作,需要反思!

 

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充满各种声音,有时候荒谬的观点甚至占据上锋,所有信息都是碎片化的;另一方面,接受知识的路径从树状结构、单向层级关系转变为多元化的,无限链接和延伸的。扁平化的结构,知识网络化的利与弊,在近几年考察青年艺术家,或者毕业生作品的过程中,体现出了端倪和影响。影响是:知识多渠道、碎片化的被组装到创作实践中去。非常丰富的创作样式、多元景观化的创作方式,都与跨界与知识的迅速截取有很大的关系。这样的方式,是积极的,可能我们觉得这其中需要反思的是:多元的、即时性知识组装的时代,似乎没有办法形成系统性的艺术体系、思想体系。这是否与网络信息时代存在一定的关联呢?

 

刘庆元:这是我们**次用综合媒介方式做青年艺术展

 

我作为策展人,我想应该怎么展开理性实践的项目阐释呢?每一年的毕业生作品展示,愈来愈火爆;我希望转换一个视角!我觉得自己挑选作品时更像一个媒体记者,作品来自于学校,走向于一个平台。如何通过展览对现象进行阐释。

 

如果一个人手上有一百个公众号的时候,它还会思考吗?我们发现,年轻人之间互相的“穿刺”,特别明显。比如今年的作品,玲琅满目,材料丰富,这让人思考什么是可能性,同时是否对前所未有也保持警惕?!在座的各位都来自于学校,这使我们的表述都有共同的语境。我所看到的作品,是自媒体时代,一个人非常自然的反映!

 

很多学生毕业之后,在展览上频繁亮相之后,当策展人、美术馆不再向你频繁召唤的时候,你如何展开自己的工作呢?接下来的,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个人生长在今天的展览中,已经出现了有趣的案例。在今天已经无法从传统材料划分中去找作品了,当雕塑系的学生已经开始找其他的媒材去替代的时候,当设计专业学生的作品已经开始像一副绘画作品的时候,我们**次用综合媒介的方式去做一个展览,呈现了*真实的样貌。

 

管怀宾:青年艺术家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坐标

 

三十年前的碎片化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候的碎片化是在被挤压和封闭的环境中寻找碎片;今天是在知识、信息泛滥的环境中去建设自己的知识结构和世界观。

 

碎片化也是中国当下的一个特点,展览很敏锐的抓到了时代特征。艺术院校的当代艺术教育,在**一直在做,实际上你们的展览超出了学院系统的范围,在社会角度去看艺术家的创造。

 

在院校教育中,探讨的更多的是个体与艺术史的关系。但作为过来人,艺术史对我们而言,我个人觉得自己应该建立一个有别于艺术史的知识结构。这就涉及到知识泛化的问题,还是要找到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坐标,避免彼此之间的雷同。每一个艺术家的思想一定要不一样,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张小涛:希望学生们找到通道来介入这个社会

 

展览呈现不是美院的标准,你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胡斌老师的观点,我很有感触,对于一个有雄心壮志的艺术家,一定要有结构还有谱系,否则走不远,走两步就会散掉,灰飞烟灭。真正能走下去的人一定是拥有自己的方法论和逻辑,有自己的知识谱系,这是艺术圈的王道。

 

当学生成为职业艺术家,怎么延续自己的工作方法。如何让自己的工作往前推进?当下办一个展览很容易,但展览常常沦为平庸;信息过度让人疲惫,交流越频繁,可能让我们收获的更多的是工具本身,而工具背后的每一个个体之间存在的差异,这个是比较重要的。我希望学生们找到通道,来介入这个社会。毕业后要转换自己的身份,如果还依靠机构来推,说明自己还不够强大。我希望真正能留下来的艺术家,一定要与社会,尤其是与某一个机构、单位存在一定的关系,这样让自己的艺术能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