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本熊:是巨星,是首富,还是蠢到极致的网红?

来源:云SPACE     2016-06-20
浏览量:1358 · 点赞数:66

它是“熊本县厅营业部长兼幸福部长”,是*真性情的公务员;它也是“日本**吉祥物”,每年在东京、大阪和福冈举办粉丝见面会。它是Kumamon——来自熊本的萌物。

20160123120158_sQtLu.jpeg

    它是“熊本县厅营业部长兼幸福部长”,是*真性情的公务员;它也是“日本**吉祥物”,每年在东京、大阪和福冈举办粉丝见面会。它是Kumamon——来自熊本的萌物。

  5月5日,熊本地震后的第22天,Kumamon终于现身了。

  这天是日本传统的男孩节,家家户户门前飘扬着醒目的鲤鱼旗,Kumamon毫无预警地造访西原村幼儿园,轮流拥抱过在场的老人后,笨拙地领着孩子们跳起了拿手的体操。在它不见踪迹的三周时间里,网络上充斥着“Kumamon还活着吗?”的关切询问,但无论是Twitter还是官网都不见回应。熊本县厅的负责人坦言,他们收到了超过110封寄给Kumamon的慰问信,大部分来自日本,有的来自中国两岸三地。

  作为官方任命的“熊本县厅营业部长”,熊本官方萌物Kumamon的行踪从来都不是谜,它的行程表总是提前一个月就在官网上公布,绝对政务公开透明。每月总有几天,它会准点出现在县厅办公室,接待各方访客——只有这一次,为了不给灾民带来混乱,它悄无声息。

  熊本地震后,因为担心Kumamon的安全,日本网友发起画插图声援熊本的活动。

  Kumamon有多红?它一路从熊本红遍九州,红成了自带“日本**吉祥物”光环的超级巨星,红出了每年要在东京、大阪和福冈举办粉丝见面会的大排场。2015年,在大阪梅田举行的“Kumamon粉丝感谢祭”上,短短两天内吸引了5.7万人到场。

  Kumamon有多红?从人气带来的经济效益来看,它已经是坐拥千亿身家的日本首富。2015年,Kumamon周边和关联商品的年销售额首次突破千亿,达1007.78亿日元,同比增长56.6%,其中海外收入为21亿日元。从2010年诞生至今,它总共创造了累计2419亿日元的销售额。

  Kumamon有多红?它两岁生日时,幻冬社出版《Kumamon的秘密》,煞有介事地归纳Kumamon的12条成功准则,其中有技术化的原因,诸如“明确的目标和随机应变的宣传战略”、“*大限度地活用SNS”、“不收取形象使用版权费”之类;也有性格的讨巧之处,诸如“直爽的性格设定”“丰富的肢体语言”“不恐惧风险进行任何挑战”“让他人快乐首先要自己快乐”之类……*核心的一条则是:不忘初心,始终立足于熊本。

  《Kumamon你要去哪里?》趣味旅游写真手册内附的照片。

  Kumamon的性格优势在于它的蠢萌。日剧女主角有三宝:昏迷、跌倒、为你好。Kumamon至少掌握了其中*重要的一项:跌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它缺乏运动神经是有目共睹的,从新干线车厢掉下来这种事一点都不少见,恰恰这又是网友喜闻乐见的桥段。对任何事情都精力旺盛,但接下来一定会搞砸,于是总能看到它干出各种蠢事的场面:喜欢撩妹,在发布会上偷偷掀起美女的裙角;参观新开发的温泉,会冷不丁一头扎进去;考察景点蹦极设施,非要自己也跳一次,结果被吓得半死;帮人家制作麻糬,手套被粘住;遇到对手疯梨,总要欺负人家……所以才有人评价它:一个蠢到极致的网红。

  它的存在,是对死板日本人的反抗。如果在通勤时段去日本地铁站看一看,会看到穿着黑色西装、一脸麻木的人们挪动着机械的步伐涌来,宛如丧尸般僵硬得一致,就是这个国家的社会现状的真实写照。Kumamon无论是表情还是行为,都站在了那些正统派政府人员的对立面。它是千篇一律中那张让人眼前一亮的脸谱,你见过哪个真性情的公务员,从来不掩饰出丑,制造意外又享受尴尬呢?

  2016年3月12日是Kumamon的5岁生日。为此,东京的京急电铁新设“Kumamon号”,车身印上Kumamon图案,行驶路线为羽田机场到东京市区或横滨方向。

  Kumamon是日本各地吉祥物大潮的其中一个。地方吉祥物大致相似,必须拥有一些初始设定:名字、性别、年龄、爱好、性格特征……Kumamon的生日是3月12日,它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会是双鱼座呢?只不过是为了迎合九州新干线开业日罢了。

  2013年我采访过熊本县厅,接待的工作人员递过来一张设计成Kumamon形象的名片——对于一个政府部门来说,实在是太不稳重了。他们告诉我,熊本其实没有熊。也就是说,且不论阿苏动物园里的饲养熊,Kumamon是熊本现存**的“野生熊”。然而,就连这“**”也差点夭折:“熊本人总觉得如果被认为是有熊的地方,就意味着是乡下,所以一开始否定的意见比较多: 我们是城市,我们不要被误认为农村。 ”

采访当天,当Kumamon朝我走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我忍不住八卦:“里面是谁?”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即抢答:“Kumamon就是Kumamon哦,中间没有人。”后来才知道,每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都会得到同样的回答。熊本人在刻意营造一种语境:Kumamon不是扮演出来的形象,而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传说曾有人致电县厅,询问Kumamon是否可以出席晚上的活动,工作人员回答:“Kumamon是公务员,早上8点30分出勤晚上5点30分退勤,不加班的。”

  有压力?像Kumamon那样大口喝啤酒!

  戏越演越真,“营业部长”是熊本县厅专为Kumamon设的职位,但关于工资问题大家似乎很发愁:“照理说应该按照部长级待遇给它发工资,可是考虑到它带来的经济效果,应该不止这点钱吧……如果工资发少了,它辞职怎么办?它如果自立门户,应该会赚得更多吧……”

  Kumamon遮遮掩掩的身世,其实还是能窥到蛛丝马迹的。2012年年底,熊本县某家广告代理发过一条招聘“Kumamon出动队要员”的广告,日常工作包括驾驶、司会和变装,录取人数仅1人。此消息流传开来,网上一片“不要啊”的哀嚎,似乎从一开始就坚信Kumamon是个活物。再一看待遇:月薪16万日元,各种保险齐全,工作地熊本。又是一片哀嚎:“Kumamon的工资就只有这么点吗?想哭。”“简直是奴隶一般的工作啊。”日本社会对公务员收入一贯严苛,到了Kumamon这里,似乎什么准则都不通用了。

  香港艺人傅嘉莉与Kumamon一同为Atsuro Tayama品牌走秀。

  以Kumamon的性格,倒不像是为钱纠结的类型。熊本县厅工作人员表示,有了它之后,熊本县的人到东京出差,会自豪地说:“我来自熊本!”对方也会回应:“哦,就是那个Kumamon的熊本!”“今后,在中国、美国、欧洲,只要熊本人所去之处,都有人知道Kumamon,都可以说 我是从Kumamon的故乡来的 ,这才是我们*想做的。”

  其实Kumamon翻译过来不叫“熊本熊”,它是由“熊本”的“熊”(kuma)加上熊本方言的“者”(mon)构成的,严格意义上应该译作“熊本者”。一来是读起来比较可爱,二来也是在传达这个意思:来自熊本的人。

  Kumamon胜在蠢萌,它缺乏运动神经是有目共睹的。